• 01
  • 03
  • 04
  • 05
  • 06

文化生活

文章閱讀

當前位置:
當前位置: 首頁?? 文化生活?? 一線故事

  在公司(都勻)承建的遵義蝦子河項目,“挎包俠”秦飛可是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他只要在現場,定會背著他的“百寶箱”。時間一長,身邊的人都叫他“挎包俠”。

333

  2017年7月,大學剛畢業就被分配到了羅甸千島湖項目擔任施工員,初來乍到的他對工作如何開展、工程施工細節等問題是一籌莫展?!案氈弦?,書本上學到的和實際運用的相差太多,遇到琢磨不透的我就一次又一次去請教前輩直到弄懂為止,我不怕他們罵我,就怕他們不罵我?!鼻胤苫匾淦鷥盞較钅磕腔岫木驕?,撓了撓頭說道,“因為要學的東西太多,我又不可能一下子全學會,所以就隨身背一個包,里面裝著筆記本和測量工具?!?/span>

  挎包之旅就這樣開始了。有著“天然溫室”之稱的羅甸,最高氣溫可達40.6攝氏度,酷熱難耐的天氣更是讓初出“溫室”的他感到工作的艱險與不易,“每天被那毒辣的太陽曬得臉生疼,中午都不敢出門,每次從現場回來,穿的衣服全被黃泥和汗水染變色了,味道可難聞了?!?/span>

  即便這樣,他的挎包也從未丟棄,跟勞務跑現場學習測量、學習全站儀的放線技巧、水準儀傳遞標高等等,每學一樣,都會認真做好筆記,無論是在工地、辦公室還是宿舍,始終包不離身。久而久之,挎包越來越鼓、越來越重,里面不單單只有筆和本,圖紙、卷尺、手電筒等也容入了他的“百寶箱”。

11111

  2018年7月,他被調到遵義蝦子河污水處理廠及再生回用工程項目,正好趕上項目搶工的重要節點,來到新項目,背著他那褪色的挎包,戴上安全帽,全身心地投入了項目的搶工大軍中。

  由于蝦子河項目工期緊、任務重,且施工周邊環境條件復雜,北側邊坡是一個不規則山體,局部山體高度達50多米,要在一個四五十米高的邊坡上用鉆機打300多個平均深度在30米左右的錨孔,工程量之重、施工難度之大可想而知,最為致命的是,又遇到連續的陰雨天氣,導致土層疏松,剛取出鉆桿,好不容易打好的錨孔又垮塌了,所有人瞬間又從喜悅變成了沮喪,北側邊坡防護工程儼然成為了項目的一塊“心病”。

  這時候,背著挎包的他先是和工程部、技術部人員協商可行的邊坡防護工程施工方案,與分包商進行溝通,合理分配人力物力財力,使用抗滑樁加樁間擋土板進行邊坡永久支護。過程中,500斤重的張拉設備每完成一次錨索張拉就要挪位一次,如此反反復復、來來回回至少1000多次方能完成所有的錨索張拉工作。他不分白天黑夜地在施工現場工作,熱了就從挎包里拿出降暑藥給同事及工友,手磨破皮了就從挎包里掏出創可貼,光線太暗就從挎包里拿出手電筒。就這樣,在連續加班20多天后,項目的“心病”治好了,但他卻發高燒病倒了。

  “小秦啊,小伙子可有毅力哩,我記得有一次半夜兩三點,項目搶工被附近居民投訴了,小秦聽說后,第一時間從床上爬起來去協調,鞋子都穿反了,還發著高燒呢,小伙子可厲害著呢!”項目指揮長張孟對這個總是隨身帶挎包的小伙十分信賴,一提到他,張孟就掩飾不住內心的欣賞,“基本上我遇到什么任務或問題,交給他,我放心!我都不敢相信他是2017年才開始工作的新學生!”

  面對同事和領導的贊揚,秦飛表示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自己要走的路還很長!他背負挎包,不僅僅是為了方便隨時隨地拿出趁手的工具,更是為了將自己學到的知識、積累的經驗一一裝進挎包,現在這個包已成為了他的“小伙伴”了!

  在四局,“挎包俠”還有很多,他們有時毫不起眼,可他們卻兢兢業業、默默無聞在自己的崗位上辛勤地耕耘著。在城市或鄉村、平地或丘陵、高山或峽谷,到處都有他們頂烈日、冒嚴寒辛苦勞作的身影;他們的名字或許很多人從所未聞、也沒有顯赫的成績,但每一個重點建設項目,每一個大型現代化工程,都有他們辛勤的汗水……

222

上一篇: 印 象——燊?!ど窒钅殼攔に姹?/a>
下一篇: 沒有了